【哲学S01E10】一条法律,各自表述?如何诠释法律条文

上週介绍艺术的定义,简单说明了支持定义艺术与反对定义艺术的论点,今天的节目中,我们要把话题转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领域──法律。今天要聊的,是法律的诠释学。

说到诠释,很多人可能会先想到艺术作品的诠释,很多作品我们无法明白它要表达的意义是什幺,这时就需要诠释。的确,一些谈论法律诠释的学者也会提到艺术诠释,反之亦然。美国哲学家Robert Stecker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在他2003年的着作《诠释与建构》一书中,就提及了法律诠释与艺术诠释的一些比较。我们今天来看看这位哲学家关于此议题提出的一些说法。

提到诠释,大多数人可能会先想到艺术作品。不少人抱怨当代艺术作品不知所云,一些前卫艺术常让人摸不着头绪;电影、小说的例子也很多,文学系或电影系的大学生想必都对期末报告非常头痛,不知道该怎幺诠释一些很难、很隐晦的作品。在法律的领域中,诠释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难题。

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,人民拥有广义或狭义的宗教自由?

让我们来看一个例子: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。这个修正案其实有多重诠释的空间。原文是这样说的:

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: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: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: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。

所谓禁止信教的自由,似乎可以做狭义跟广义的理解。狭义可理解成禁止政府通过任何歧视宗教的法律,广义可理解成禁止政府强行干预宗教事务。1990年,美国最高法院就面临这则条文的诠释。当时奥瑞冈州通过一项禁令,禁止使用迷幻药物,这包括了佩奥特硷,一种提炼自仙人掌的致幻剂,常被用于印地安人的宗教仪式。大部分的法官对宪法修正案做出了狭义的理解,认为这条法令并不是在歧视宗教的基础上通过的,因此没有违宪;不过,还是有少部分人认为,应该要对禁止信教的自由做广义的理解;如果是这样的话,奥瑞冈的禁令就有干涉宗教事务之嫌,因此牴触宪法修正案。

诠释法律的三种考量

一般而言,法官在诠释法律条文时,会有几个常见的考量。首先,诠释不能悖离文本呈现出来的意义。例如,在佩奥特硷的例子中,纵然对「禁止信教自由」的条款有诠释上的疑义,但不论是广狭义的诠释,都是对条文中使用的文字所做出的合理解读,符合语言使用的惯例。第二,立法者的意图也会被考虑,当该条文被制定时,制定者心里想的是什幺?这也会影响我们如何诠释。第三,法官会参考所谓的判例,也就是根据先前类似的案件所建立起的原则或规範,做为指导原则。

诠释艺术和诠释法律 有什幺不同?

以上这些考量在法律哲学的讨论中,都曾被挑战过。此处的问题恐怕是在于,我们必须搞清楚法律诠释的目的究竟是什幺,才能知道应该诉诸什幺準则?而一个理想的理论,往往会试图涵盖这些不同的考量。要阐述这点,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艺术诠释与法律诠释的不同。这主要体现在两个面向:

第一个面向是,对法官而言,法律诠释是为了要达成决定。即使是其他相关从业人员──如律师或法律学者,这些人对法律的诠释,也不会脱离司法审判的脉络。这个面向又可细分为三点来谈。首先,法官对于法条的解释是有权威性的,并据此决定条文的意义是什幺。愈高阶的法庭这种权威性愈高。但是艺术评论的领域并没有这种权威性,即使艺术大学的教授比起一般部落客具备更专业的艺术评论资格,我们也不会因此认定前者对作品的诠释,就决定了作品的意义,也就是具有绝对的权威性。

第二,以艺术诠释而言,诠释的目的可以是追问作品「能」表达什幺意义。例如,就算我们知道某位画家作画的目的,是要传达反战思想,不代表我们不能去探索这幅画中其他与战争无关、但是却也说得通的解读。这样的探索在艺术诠释中可以是一种合理的诠释目的。但是在法律诠释中,去追问法条「能」表达什幺意义不会是最终目的;我们顶多能说,可以透过追问一则法条「能」表达什幺,来确定它究竟表达了什幺。但法官不会把「法条能表达什幺」当做诠释的目的,并因此而满足。

最后很有趣的一点是,艺术诠释往往容许单一作品可以被多重诠释,但在法律的领域却不行。对于艺术作品,我们甚至会觉得一部作品能被多重诠释是好事,只要这些多重诠释都是合理的解读。哲学家Stecke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,来说明法律不容许多重诠释。假设现在法院要判决某公司究竟是否需要进行赔偿,法官不可能这样公司老闆说:「对这则条文的其中一种诠释是,你的公司必须对这些损坏负责;但根据另一个也说得通的诠释,你的公司不必负责。既然这两个诠释都说得通,而我希望你负责,因此你应该负责。」如果你觉得这个例子有点好笑,那你应该就能明白重点在哪里了。

法律诠释的三阶段

另一个艺术诠释与法律诠释不同的面向在于,法律诠释的发生会有阶段性。法律诠释的先行阶段往往需要先决定哪些法条与个案有关,接着才探究要被诠释的法条的意义;但在诠释艺术作品时,这似乎不见得会发生。我们有时候的确会先了解一些跟当前作品有关的其他作品,但这个铺陈并非必要。

在法律诠释的第二个阶段,诠释者必须弄清楚法条的意义。除了细究法条的文字使用与历史脉络外,在这个步骤,往往也必须了解立法者的意图。例如,1945年美国阿肯色州议会曾通过一个法案,其中一个条款是这幺说的:所有之前的法规都特此废止。但这可能吗?这不就是说所有阿肯色州的法规都要废止了?

最高法院后来做了澄清。法院认为,显然州议会想说的是:所有之前与目前这条有冲突的法规都特此废止。但可能因为立法者或打字员的失误而漏写。在这个阶段,考虑文本的文字使用、立法脉络还有立法意图,都可以协助澄清法条的语意。当然,这不代表能在每一个个案都扫除所有模糊性。

法律诠释的最后一个阶段是将法律应用到新的状况中。1889年美国纽约一个着名的案件是个很好的例子:一名叫做帕尔默的男孩,得知祖父立好遗嘱留下一大笔遗产给他,但因为他还没到法定继承年龄,遗产将先由帕尔默的母亲代管。帕尔默害怕祖父死前改变遗嘱内容,便毒死了祖父。

当法院在审理这个案件时碰到了问题,相关的法律中完全没提到为了遗产而杀人的兇手,是否还能继承遗产。显然当初制定继承法的人没有想到这个状况。法院最后的决定是,帕尔默不得继承遗产。这似乎符合大部分的人的直觉。这样的结果似乎也说明,原本的继承法其实排除了这种继承状况,只是没有明白说出来。

在这样的案例中,有些诠释学者会主张,只要原法条没有明白提到新的事况中的细节,那幺它就不含有那层意思。也就是说该情况不会对法条的原始适用範围,产生任何改变。按照这样的看法,在帕尔默的例子,兇手仍然可以继承遗产,因为法条中没有明定,为了遗产而杀人者不得继承,那幺该条文就不含有那个意思。另一些学者主张,法条中有隐含意义,并且有一些原则可以让我们去诠释出这些意义,进而得知法条要如何应用在新的事况。在这样的主张下,法律在新事况的运用,其实就是在挖掘法条的隐含意义。

法诠释学博大精深,我们今天所聊的只是一些入门,让不熟悉这个领域的听众朋友们大致掌握一些基本概念。如果对这个议题有兴趣,不妨自行寻找资料做进一步了解。

在下一季的节目中,我们要谈谈美。什幺是美?什幺东西可以成为审美的对象?在十集的节目中,我们将会聊聊各式各样的美,包括人体、大自然以及生活之美。也会聊聊品味跟美感,是否有客观性可言。想知道哲学家怎幺谈美吗?欢迎大家一起来对美进行沉思。这是《哲学好好玩》,镜文化製作播出的播客节目。第二季的播出时间,之后也会在镜文化粉丝专页公布唷。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