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哲学S02E02】看太多美也会疲乏?从穿着到街景都必备的极

“想要突出,就必须有低阶的美存在。这其实就是绿叶映衬红花的道理。只有当街道上也存在着极简美的时候,高阶美才能完全显露出光采,才会被烘托出来。极简美不是只有本身美,它也能让高阶美变得更美。”

 

美是可以比较的,所以也分高低级?

上週的节目介绍了一些关于审美的基本共识,也就是在进行审美活动时,大部分的人都会同意的一些基本前提。其中一个前提是,美具有「可比较性」。意思就是,不同事物的美是可以做比较的。

例如,我们常常会比较不同明星的美,认为某位明星比另一位明星更美;或者是我们也会比较不同画作的美,宣称某幅画比另一幅画更美。美有可比较性,这应该毋庸置疑,但大概很少人会发现,美的可比较性,其实可以引领我们更深入地欣赏建筑还有街景之美。这是怎幺回事呢?今天就来告诉大家审美的奥祕。

说美可以比较,听起来似乎蕴含了某种价值判断。如果A比B美,那A是不是比B更值得追求,也更重要?想想看,如果我们比较的不是只有A与B,还有C、D、E甚至F,那听起来处于最底层的E或F好像不值得追求,而A彷彿是一个至高无上或接近至高无上的美,亦即,是最有价值的美。换句话说,当美可以排名的时候,自然会出现高级的美与低级的美,而这样的阶层区分,对人们而言也成了价值与重要性的区分。

 

美到疲乏?让极简美来平衡你的心灵

那些处在高端的美可称为极致之美,这种美饱满、强烈、令人屏息,也可以说是绝对或理想的美。伟大的艺术品如拉斐尔的《雅典学院》或达文西的《蒙娜丽莎》都可以给予我们极致的美感。

以自然美景来说,台湾哪些美景最为人津津乐道呢?阿里山云海、太鲁阁峡谷、日月潭等等,都是让我们屏息的美景,更不要提世界级的景色,例如美国大峡谷或是纽西兰的福克斯冰河。极致的美会让我们感到高度满足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会时时刻刻追求这样的美吗?显然不会。

我们没有时间整天泡在美术馆或旅游胜地;我们在心灵上也没有空间,在长时间中负荷高强度的美,那样最后只会变成美的过剩。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是低阶层的美,无所不在,与我们的生活合为一体。仔细考量,这些低阶藏的美所扮演的角色,其实不亚于高阶的美。让我们把这种低程度的美称为简约美,或者极简美(minimal beauty)。

极简美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之中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觉得桌面很乱,你应该会把它整理乾净,把杂物丢掉,用抹布擦擦桌面,把东西摆放整齐。电脑桌面也一样,桌面摆放了太多图示或资料夹,看起来就非常杂乱,这时候正常的做法是把不要的捷径删除,把资料夹移到别的地方,再把图示重新排列。整理完之后是否焕然一新?那种井然有序、赏心悦目的感觉是不是看起来很舒服?这样的美,其实就是一种极简的美。

这种极简美不是那种伟大艺术品或世界级美景呈现出来的美,不是那种你在看古典名画或尼加拉大瀑布可能会感受到的美。极简美虽然不是那种宏伟、饱满、华丽或崇高的美,但它一样让事物看起来美、看起来顺眼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很多事物的要求,其实就是希望可以满足极简美。

再举个例子。人都喜欢打扮,出门前大部分的人都会打理一番才出去。在街上,尤其是在大都市里面,我们可以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们。亮丽、华丽的打扮,往往可以吸引人们的目光。但是也有很多人的打扮,走的不是极致美的路线,而是简约或极简的美。在服饰的挑选上,不一定要选用突出的颜色及款式,只要穿搭顺眼即可,这种素朴的美就是极简美。我们不可能每次出门都盛装打扮,因为并没有必要;但我们也不太可能完全不打理,穿着睡衣、顶着乱髮就出门。如果我们对自己的装扮有一点要求,这个要求的最低门槛就是极简美。

 

极简美的用途

要求事物看起来顺眼或整齐对我们而言很重要,这不但影响到我们的情绪,本身也具备意义与价值。如果桌面不整齐,我看了不舒心,就会无法工作;而桌面很乾净整洁这件事情本身,除了赏心悦目,也说明我不是一个邋遢的人,有助于自我形象的建构与肯定。打扮也一样,知道自己穿成什幺样子,也会影响到我们走在街上的心情。如果你穿着睡衣睡裤或是完全不搭调的衣服走在街上,自我感觉大概也不会太好,只会想事情办一办赶快回家。

但极简美的内涵不仅只于此。让我们继续考察打扮的例子。想像一下,如果街上每个人都打扮得像是要去参加五星级宴会的样子,那会是什幺样的画面?每个人分开来看的确都很美,而且可能是惊人的美;但是当整条街的人都展现出如此高强度的美,个体的美好像就失色了不少。换句话说,当同样等级的美互相竞争时,反而无法有任何一方胜出,因此就无法突出。想要突出,就必须有低阶的美存在。这其实就是绿叶映衬红花的道理。只有当街道上也存在着极简美的时候,高阶美才能完全显露出光采,才会被烘托出来。极简美不是只有本身美,它也能让高阶美变得更美。

 

建筑街景也需要极简美

这样的道理在建筑美学中十分重要。一栋建筑呈现出来的美感不能只考虑建筑本身,还要考虑週遭的其他建筑。假设我们现在要盖一栋美丽的教堂,如果教堂週边的建筑都是比较低矮的房舍,并且本身具备极简美,这些週边建筑就有很大机会达到烘托教堂的功用,让教堂变得更美,成为画面中的主角。然而,若是教堂週边都是一些摩登的办公大楼或是同样华丽的教堂或寺庙,这幺一来建筑与建筑之间会形成「争锋」的状态,这种状态会产生2种结果,第1种就如同先前提到的满街盛装打扮的人们:所有人都很美,没有谁最美,呈现出来的反而是一种美的过剩与疲乏。

第2种结果可能更糟,如果与教堂争锋的是办公大楼,这种画面可能已经不是美的过剩,而是极度的不协调了。也就是说,在考虑街景或建筑美学的时候,整体的和谐性,往往比单一耀眼的美来得重要;城市的一角,街道的一角,广场的一角,画面的美感来自和谐与融洽,而非百花争豔。

从前述的讨论,我们可以发现2个重点。首先,极简美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伟大的艺术品或自然奇景所带来的美感,往往都是我们在特地选择的场合才能体验到,就如同盛装打扮也不是1年到头会发生的事情。这种高阶美与我们的生活某种程度是脱钩的。但是极简美在生活中无所不在,存在于我们的许多决策。例如,要不要清理桌面。可以说,极简美源自人性中对于和谐与融洽的渴求,这种渴求也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此外,我们也可以发现,美丽的建筑往往需要背景的烘托,而这个背景本身的美不能喧宾夺主,这样才能达成低阶美成就高阶美的效果。以都市设计而言,重点是要融入,而非突出。若要突出,必须透过恰当的烘托,这种恰当奠基在融洽与和谐。这也让我们理解到,为何有些幽静的小街道,虽然缺乏壮丽的建筑做为主角,却还是美。这是因为街道本身的融洽与和谐性,展现出极简美,这或许可称为是一种谦逊的美。

 

你注意到生活中的简约美了吗?

最后,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总结。说美是可以比较的,可以排序的,这暗指了有最高的美存在。的确,谈到美的时候,我们可能都会不自觉地想到最高层次的美。这往往让我们忽略了低阶美的重要性。这似乎也说明了,美这个词是很广义的,它可以指涉到绝对或理想的美,但也可以指涉到许多不同的低阶美,例如优雅、整洁、秩序或是魅力。但在日常语言中,我们并没有区分得如此细緻。透过今天的讨论,希望能让大家重新思索并且挖掘生活中的极简美。

在下一集的节目中,我们要谈谈实用性与美的关係。美与实用性可以并存吗?可以的,建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但当我们欣赏建筑的美的时候,需要把实用性完全摒除在外吗?我们是否应该全然为美而审美?欢迎下週一起来了解。这是《哲学好好玩》,每週四播出,我是主持人林斯谚,我们下次再见。

参考文献:Scruton, R. 2011. Beauty: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. 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.

除了替镜文化粉丝专页按讚留言,不错过精彩节目,跟上播客趋势,赶快加入「镜文化podcast社群」,一起讨论分享Podcast吧!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